河南經濟新聞網 ? 娛樂 > 正文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

楊麗萍:婚姻只是契約,束縛不了我的心靈

核心提示:她的一生,曾因個性太獨立被排擠,因不生孩子被誤解,因經濟問題導致舞團辦不下去。但這些在她看來,只是生命的一部分,也是很美好的存在。

    今天,想跟大家分享一個精致一生,超凡脫俗的女子。
 
    她的一生,曾因個性太獨立被排擠,因不生孩子被誤解,因經濟問題導致舞團辦不下去。但這些在她看來,只是生命的一部分,也是很美好的存在。
 
    這個人就是楊麗萍,上過多次春晚舞臺,開創舞蹈新流派,讓我們見到了真正的孔雀公主是什么模樣。
 
    馮小剛說她不是人,是精是仙;肖全說她身上沾著別人身上沒有的仙氣兒。
 
    在她自己看來,她就是自然的女兒,是生命的旁觀者。
 
    她來世上,就是看一棵樹怎么生長,河水怎么流,白云怎么飄,甘露怎么凝結。

 
    與舞蹈有著與生俱來的默契
 
    作為一個白族姑娘,楊麗萍對于舞蹈的天賦,好像自出生以來就刻進了她的骨血里。
 
    小的時候,楊麗萍最喜歡看村子里的長輩們跳舞,婚喪嫁娶、求雨、打漁插秧,什么都可以拿來跳。
 
    小小年紀的她,雖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身體總是不自覺地跟著擺動起來,小模樣做得足足的。
 
    后來因為父母離異,她又是家中的老大,下面還有三個弟妹,所以在13歲的時候,她就進入了西雙版納州歌舞團,是謀生,也是謀心中所愛。
 
    在歌舞團生活的那段時間,她跟著團員哥哥姐姐們走村串寨,一點也不怕苦不怕累,像海綿般,努力地學習各地的民間舞蹈。仔細算來,有幾十種。
 
    而這些與大自然、各民族的深入接觸,更加激發了她對舞蹈和生命力的理解,為她后來的舞蹈植入了稱之為根的東西。
 
    幾年的磨礪,楊麗萍愈加展現出舞蹈方面的天賦與才能,隨后被選入中央民族歌舞團。
 
    入團之后,每天要進行大量的常規訓練,可她卻認為這些技術訓練過于死板,壓制了舞蹈中真正的靈性,所以她幾乎不參與排練。
 
    因為個性比較特立獨行,她被孤立在大環境之外。但她卻從未懷疑或否定過自己,堅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練習,經常一跳就是一個通宵。
 
    除了基本功的訓練,她開始琢磨自己的作品,靠著童年接觸和學習的各種舞蹈,慢慢琢磨出了個人風格極強的“楊氏”孔雀舞。
 
    幾經打磨,不斷完善,1989年,她在春晚的舞臺上,跳了一曲《雀之靈》,驚艷了半個中國。
 
 
    當之無愧的孔雀公主
 
    在一片俗世喧嘩中,楊麗萍像一片月光,灑進了所有人的心。
 
    她特立獨行、仙氣十足,用一曲幽靜、唯美又極具民族特色的孔雀舞,與80年代末的火熱陽剛,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。
 
    她火速成名,而隨著連續下來的幾次春晚,讓她成了中國最有名的舞者,名副其實的“孔雀公主”。
 
    九十年代的中國,對于每一個表演者來說,春晚就是最大的舞臺,北京就是展現才華最好的地方。
 
    可在楊麗萍心中,北京雖好,卻總覺得少了點什么,冥冥之中,自有一股力量,牽引著她回到那個生她養她的地方。
 
    于是,正處于事業高速上升期的她,急流勇退,辭別了中央民族舞團,把戶口遷回了云南。
 
    生命不息,創作不止。遠離里喧囂的大都市,回歸生養她的大自然,心中的靈氣更足了。
 
    她又開始謀算著,要策劃出不一樣的演出——不只是一個人的獨舞,更是民族生命力的野蠻生長,她把它叫做《云南映象》。
 
    為了更淋漓盡致地展現民族的文化與力量,她翻山越嶺,親自到各個大山里挑選優秀的青年,把民間最原生態的樂器搬到舞臺上來,讓他們以自己的方式來表演。
 
    團員、道具都準備妥當了,一切開始慢慢步如正軌。
 
    可想以一己之力撐起一個舞團,從來不是易事。很快,舞團巨大的開銷耗光了她全部的資產,最后甚至賣了房子也無濟于事。
 
    無奈之下,楊麗萍在建設舞團之余,開始不斷地接拍廣告和演出,無論大小,只要能掙錢養活舞團,她都愿意去做。
 
    慶幸,楊麗萍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堅毅的女子,她用誠意滿滿的《云南映象》,讓我們重新認識了云南,見識到了大型民族舞蹈演出的真正魅力。
 
    除了《云南映象》,她又陸續策劃了《云南的響聲》,創作了《雀之戀》《兩棵樹》等,無一不是震撼人心的經典之作。
 
    從成名到現在,楊麗萍憑借對舞蹈的赤誠和精湛的舞技,創造了一個活靈活現的落入人間的“孔雀公主”。
 
    只要一提到孔雀舞,我們腦海中閃現的,一定是楊麗萍的裊裊身姿。
 
 
    婚姻只是契約,束縛不了我的心靈
 
    楊麗萍的灑脫,到了極致,甚至很少人能理解。
 
    她曾有過兩次婚姻,一次是與團里的一名舞蹈演員結合,后因生活上合不來而分開。第二次嫁給了相戀五年的臺灣商人劉淳晴。
 
    他們很相愛,也曾想過生一個孩子,但到醫院檢查,卻被告知,因為長期練舞,身體脂肪過低,難以受孕。
 
    如果想要懷孕,必須增肥。
 
    而增肥就意味著,她要有很長一段時間告別心愛的舞蹈,這對于一個把舞蹈刻進骨子里的楊麗萍來說,是不能接受的。
 
    權衡之下,她放棄了生孩子,后來也與丈夫和平分手。
 
    關于婚姻,她說:
 
    我對愛情是渴望的,但這絕對不是我這種人非要去占有的人生。我只是觀察,為什么非要去體驗或者占有呢?
 
    婚姻只是一個契約,一種關系,沒有給我帶來什么改變,也束縛不了我的心靈。所以我從來都是自由的。
 
    對于大部分女性來說,結婚和孩子是人生中必經的階段,缺少了哪一段都是不完滿的。楊麗萍這樣的生活方式,太過“離經叛道”。
 
    楊麗萍卻說:“這只是寄托的對象不同,我寄托的對象可能是舞蹈,可能是一朵花是我的女兒,一棵樹是我的兒子,這是一種天倫之樂,這樣也挺好的。”
 
    人生哪里有那么多既定的生活方式啊?敢于超脫于主流的生活方式,勇敢地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也十分美好。
 
    就像三毛說的那樣:“我想哭的時候便哭,想笑的時候便笑,只要這一切出于自然。我不求深刻,只求簡單。”
 
    一個生命的旁觀者
 
    剛剛過了59生日的楊麗萍,再有一年,她就是“花甲老人”了,可看著現在的她,那里有一點“老人”的樣子?
 
    很多人說她是不老女神,她對此感覺很可笑,她很坦然地接受著自己的老去,既然到了冬天,就該享受冬天的美。
 
    現在的她,一個人居住在大理,在洱海旁建了一個月亮宮。
 
    面朝洱海,春暖花開。
 
    閑來無事,種種花、養養鳥、作作畫,閑情逸趣,好不自在。
 
    花叢深處,她垂目低眉,竹簪隨意挽著一頭秀發,信手擺弄這嬌艷的鮮花,周身上下散發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兒。
 
    有人問她,是不是因為跳舞,所以犧牲自己不要孩子。
 
    她笑笑:“有些人的生命是為了傳宗接代,有些是享受,有些是體驗,有些是旁觀。我是生命的旁觀者,我來世上,就是看一棵樹怎么生長,河水怎么流,白云怎么飄,甘露怎么凝結。”
 
    著名攝影師肖全曾這樣評價過楊麗萍:
 
    那種美,可以逼得你喘不過氣來。楊麗萍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“仙人”,上天派來的精靈,用來傳達人與自然之間的情感。她身上有一種“仙氣”,任何人都可以和她很近,但如果她在舞臺上,你又會有一種遙不可及的距離感,我想這應該是靈魂的距離。
 
    對于身上所有的堅韌、淡然、精致、超凡出塵的氣質,她都歸功于她熱愛的大自然。
 
    她說這是她從自然中學到的,從一花一草中學到的,從孔雀身上學到的。
 
    楊麗萍是真實的,是精致的,更是不羈的。
 
    世界紛亂,她卻一早就把一切真相看在眼里。即使曲高和寡,她也永遠不慌,不亂,站在原地,保持清醒。(據新浪網)
責任編輯:張麗萍

分享到

十一运夺金开奖号码